西双版纳彩票大奖

關于自立自強的名人事例

專題:作文題目 | 時間:2019-04-12 | 來源:作文大全 | 人氣:7

1、不幸,只是命運給我的磨煉

特納的童年,充斥著各種悲慘的回憶

他到3歲才學會說話。就在家人為這個孩子能說話而感到欣喜后不久,一場災禍發生了,特納在橫穿馬路時被車撞飛,媽媽眼睜睜看著他頭部著地,結果他只是輕微腦震蕩,縫了幾針就沒事了。可是,從此以后,各種疾病就接踵而至,和他如影隨形。麻疹、水痘、肺炎、濕疹、哮喘、皮疹、扁桃腺肥大……一個病接著一個病,雖然不致命,但要一個孩子整天同病魔作斗爭,慘痛是可想而知的。特納至今還清楚地記得自己10歲那年面癱的事。他本準備刷完牙去參加節日游行,可在刷牙的時候,他的半邊臉突然提不起來了。他非常想去參加游行,但只能再一次被媽媽送往醫院。在去醫院路上,他問媽媽:“媽媽,真的有上帝嗎?”媽媽說:“當然有了。”他說:“那上帝為什么對我這么殘忍,讓我總是和醫生打交道。”媽媽抱著他的頭,對他說:“孩子,不是上帝殘忍,他也許是在考驗你,把你磨煉得無比強大。”

一個10歲的孩子因為疾病,過早地懂事了,也過早地學會了堅強。因為面癱,他不得不接受脊椎穿刺手術。其實也就是抽骨髓。別說一個孩子,就是成人也難以忍受手術所帶來的劇痛。醫生把一根針扎進他脊椎里。他疼得大喊大叫,但他卻沒有絲毫掙扎,沒有對醫生說:“太疼了,我不做了。”做完脊椎穿刺,兩周過后,面癱的癥狀消失了。但是,不幸并沒有放過這個堅強的孩子。面癱消失后,本來說話就晚的他說話有些口齒不清。每次他張嘴說話,別人都弄不明白他想表達什么。甚至在家里,也只有和他朝夕相處的哥哥達柳斯能完全明白他想表達什么意思,連媽媽偶爾也需要達柳斯的“翻譯”。為此他不得不又去令他深惡痛絕的醫院,還去上演講課。直到上高中,特納在眾人面前發言,才變得沒有障礙。

多病的童年留給他的是痛苦的記憶,還有一個弱不禁風的身體。這個體弱多病的孩子卻喜歡打籃球。盡管在籃球場上經常被別人碰倒在地,常常傷痕累累,但特納卻對籃球永遠充滿激情。他覺得在籃球場上,自己能強壯起來。由于他的身體實在太弱,沒有誰愿意帶他打籃球,只有哥哥達柳斯愿意和他一起打籃球。貧困的家里沒有籃球場,也沒有籃球架。哥倆把一個裝牛奶的板條箱固定在一根電線桿上,用鐵棍捏了一個籃球圈。這就足夠了,哥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在自家后面的小巷子里追逐著籃球,也追逐著夢想。他的身體越來越強壯,籃球技術也越來越高,高中時,就收到了俄亥俄州立大學提前錄取的通知。而在2009年的大學聯賽中,他有場均20。3分、9。2個籃板和5。9次助攻的火熱表現。

誰能想到這個被多種病魔纏過身的孩子真的變成了一個強壯有力的巨人。2010年夏天有眾多年輕人參加的美國NBA選秀大會上,特納以榜眼的身份被費城76人隊選中。簽訂了三年價值1200萬美元的合同。這也是NBA規定的榜眼秀所能簽訂的最大合同。專家們對他的評價是:綜合能力極強,融合了天賦、身材、爆發力、籃球智商、籃球大局意識的優秀球員。而此時的他身高1。97米,體重95公斤,臂展2。03米,原地摸高2。7米。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他說:“別人的人生滿是故事,而我的人生卻滿是事故。不過,我不埋怨。我和媽媽想的一樣,那些疾病,只不過是命運的考驗,只為把我磨煉得強大。我反而要感謝它們。”

沒有誰愿意遭受不幸,但它總是會發生。把它看做是命運給的磨煉。與其害怕退縮,不如坦然接受。患難困苦,是淬煉強者的最好熔爐,而奇跡也往往是在厄運中出現的。

2、尼克·胡哲:沒有四肢的人生故事

他于1934年出生在廣東梅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全家人的生活一直很艱苦。他小的時候,冬天連鞋都穿不上。新中國成立后,他依靠助學金念完了中學和大學。1961年畢業于中山大學生物系。

1963年,他經香港到泰國,僑居了5年。1968年,又從泰國回到香港。初回香港時,他兩手空空,處境艱難。為了生活,他甚至為人照看過孩子。

生活的艱難,使他萌發了創業的念頭。他利用晚上的時間認真鉆研香港的市場狀況,發現盡管香港的服裝業發達,香港人也很喜歡穿西服,卻沒有一家生產領帶的工廠。于是,他拿出平時省吃儉用積攢的6000港元,又騰出自家租住的房子,辦起了領帶生產廠。

萬事開頭難。起初,他和妻子兩人只是用手工縫制低檔的領帶。盡管夫妻兩人起早摸黑,干得很辛苦,生意卻非常不好。經過仔細考慮,他決定改做高級領帶。他買來法國、瑞士的高檔領帶進行研究仿制,生產出了一批高級領帶。為打開銷路,他下了狠心,把第一批產品放在一家商店里免費發放給顧客。

由于花色、款式對頭,他拿出的這批產品深受歡迎。很快,他制作的領帶便在香港小有名氣了。及至1970年,他的領帶已在香港十分走俏。也就在這年,他正式注冊成立了“金利來(遠東)有限公司”。第二年,他在九龍買了一塊地皮,建起了一個初具規模的領帶生產廠。

他是一個有遠大志向的人。他心中的目標是要創世界名牌。他多次到西歐領帶廠參觀,學習他們的制作工藝和經營方法,然后集眾家之長,引進先進的生產設備和嚴格的管理、檢驗制度,從而使“金利來”領帶逐漸占領了香港市場,成為男人們莊重、高雅、瀟灑的象征。

1974年,香港經濟出現了大蕭條,各種商品紛紛降價出售,而他卻反其道而行之。他一方面不斷改進“金利來”領帶的質量,另一方面獨樹一幟地適當提高價格。結果,生意反而出人意料地好起來,當經濟蕭條過后,“金利來”更是身價倍增,在香港成了獨占鰲頭的名牌領帶。

不僅是領帶,他還將他的發展計劃拓展到更多的男士用品。他將這些年來已使香港人耳熟能詳的廣告詞“金利來領帶,男人的世界”做了看似簡單、實則深具創意的改動,改為“金利來,男人的世界”,又從T恤衫開始,逐步推出了金利來牌的皮帶、襪子、吊帶、花邊、腰封、領結、領帶夾、袖口紐、匙扣等系列產品,使公司和金利來牌子都走向了多元化。

在發展鞏固香港市場的同時,他還以積極樂觀的態度拓展海外市場,向東南亞國家進軍。他親自到新加坡考察,創辦分公司,尋找合作伙伴。獲得成功后又迅速把戰場擴展到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迄今為止,金利來在這些國家的大客戶數目已超過上千個。

他就是“領帶大王”曾憲梓。作為一個中國人,他有一顆可貴的中國心。在香港創業不久,就開始對家鄉廣東的教育事業及母校作出捐贈。至今為止,曾憲梓先后捐助的項目超過800項,涉及教育、科技、醫療、公共設施、社會公益等方面,捐款總額超過6。3億港元。

談起成功的時候,他一再提起小時候的一些經歷:

父親去世后,所有的重擔都壓在母親藍優妹身上。為了能讓孩子們活下去,她不得不去干男人們都不愿意干的累活,挑石灰、挑鹽……即便這樣,他們的生活依舊窘迫無比,常常吃了這頓愁下頓,沒辦法,母親只好租了幾畝薄田。

那是一個天寒地凍的冬日,母親由于經常赤腳下田,雙腳生了凍瘡,并裂開一個個露出紅肉的口子,再赤腳下田的時候,鉆心的疼。如果用膠布貼在傷口上,下田時一沾水就會掉,而且她也舍不得花錢買膠布,但她想到第二天還得下田,如果不處理,裂口會越來越寬,于是就決定用鐵針和棉線來縫合它。她將雙腳泡進熱水里,等裂口上的皮膚泡軟之后,再咬著牙一針一針地將裂口縫起來,每縫一針,鮮血直流,小憲梓在一旁看得眼淚直流,母親忍痛安慰兒子:“傻孩子,不縫好怎么辦呢,裂口會更大更痛的,沒事的,忍一忍就過去了。”

這一幕永遠銘刻在曾憲梓的心里,每當他在困難面前感到疲憊煩亂之時,他便會以此來鞭策自己:母親連那樣深痛的苦難都挺過去了,忍過去了,我還有什么困難不能過,什么艱苦不能忍呢!

3、擁有渴望成功夢想的故事

麥森,是德國的一個小鎮,位于厄爾士山腳下,毗鄰捷克。這里的陶瓷制品聞名世界。與陶瓷齊名的還有一個人,他叫貝特格。30多年前,貝特格還是麥森陶瓷廠里的一位垃圾工。麥森陶瓷廠的技師是一位意大利人,他叫普塞。麥森陶瓷廠完全靠這位技師和他的幾個徒弟支撐。

有一天,廠方因為跟普塞技師意見不合而發生爭執,普塞技師一怒之下帶著自己的幾個徒弟回到意大利。

麥森陶瓷廠因無人接替普塞的位置而被迫停產。麥森陶瓷廠的高層領導頓時亂成了一鍋粥。就在這時,貝特格站出來向廠領導說:“能不能讓我試試?”廠領導不停地搖頭:“就你,一個垃圾工也想干技師的活?”貝特格當即從家里拿來了自己燒制的一個花瓶,說:“請您看看這個,它的質量跟咱們廠的產品相比哪個更好?”廠領導看后,一個個目瞪口呆,紛紛問貝特格:“這個花瓶真的是你燒制的?”貝特格肯定地回答說:“是的。”原來,這個在廠里毫不起眼地干了近十年的垃圾工,居然每天都在偷學普塞技師的手藝,連廠方正式派去跟普塞技師學藝的工作人員都沒能學到的東西,卻被貝特格全部學會了。

廠方問貝特格:“你有什么需要,盡管提出來。”貝特格說:“我現在的月工資是20歐元,能不能將我的月工資提高到30歐元?”貝特格害怕廠領導不答應趕緊解釋說:“我依然還做我的垃圾工,我只是兼職做技師而已,因為我的母親患有嚴重的哮喘病,每月需要服用10歐元的藥物,而我的工資只夠全家人每月的生活費。”

原來,貝特格非常羨慕那些學徒工,他們每月可以拿30歐元,而自己則只能拿到20歐元。于是,為了向學徒工看齊,更為了母親每月能夠吃上藥,他偷偷地學起了燒制陶器的手藝。廠領導回答說:“只要你能夠取代普塞,你不但可以不再干運垃圾的工作,而且從現在開始,你的月薪也跟普塞一樣,每月薪金為10000歐元。”麥森陶瓷廠終于又開始運轉了。貝特格,這位當初的垃圾工,做夢也沒有想到拿這么高的工資。如今,麥森已成德國陶器重鎮,而貝特格的名氣也遠遠地超過了意大利任何一位頂級技師。

機會總是為那些準備充足的人而留著的,不管你現在從事何種工作,只要你擁有渴望成功的夢想,夢想就有變成現實的那一天。

4、關于自立自強的名人事例

1791年,法拉第出生在倫敦市郊一個貧困鐵匠的家里。他父親收入菲薄,常生病,子女又多,所以法拉第小時候連飯都吃不飽,有時他一個星期只能吃到一個面包,當然更談不上去上學了。

法拉第12歲的時候,就上街去賣報。一邊賣報,一邊從報上識字。到13歲的時候,法拉第進了一家印刷廠當圖書裝訂學徒工,他一邊裝訂書,一邊學習。每當工余時間,他就翻閱裝訂的書籍。有時甚至在送貨的路上,他也邊走邊看。經過幾年的努力,法拉第終于摘掉了文盲的帽子。漸漸的,法拉第能夠看懂的書越來越多。他開始閱讀《大英百科全書》,并常常讀到深夜。他特別喜歡電學和力學方面的書。法拉第沒錢買書、買簿子,就利用印刷廠的廢紙訂成筆記本,摘錄各種資料,有時還自己配上插圖。

一個偶然的機會,英國皇家學會會員丹斯來到印刷廠校對他的著作,無意中發現法拉第的“手抄本”。當他知道這是一位裝訂學徒記的筆記時,大吃一驚,于是丹斯送給法拉第皇家學院的聽講券。法拉第以極為興奮的心情,來到皇家學院旁聽。作報告的正是當時赫赫有名的英國著名化學家戴維。法拉第瞪大眼睛,非常用心地聽戴維講課。回家后,他把聽講筆記整理成冊,作為自學用的《化學課本》。后來,法拉第把自己精心裝訂的《化學課本》寄給戴維教授,并附了一封信,表示:“極愿逃出商界而入于科學界,因為據我的想象,科學能使人高尚而可親”。收到信后,戴維深為感動。他非常欣賞法拉第的才干,決定把他招為助手。法拉第非常勤奮,很快掌握了實驗技術,成為戴維的得力助手。半年以后,戴維要到歐洲大陸作一次科學研究旅行,訪問歐洲各國的著名科學家,參觀各國的化學實驗室。戴維決定帶法拉第出國。就這樣,法拉第跟著戴維在歐洲旅行了一年半,會見了安培等著名科學家,長了不少見識,還學會了法語。回國以后,法拉第開始獨立進行科學研究。不久,他發現了電磁感應現象。

1834年,他發現了電解定律,震動了科學界。這一定律,被命名為“法拉第電解定律”。法拉第依靠刻苦自學,從一個連小學都沒念過的裝訂圖書學徒工,跨入了世界第一流科學家的行列。恩格斯曾稱贊法拉第是“到現在為止最大的電學家”。1867年8月25日,法拉第坐在他的書房里看書時逝世,終年76歲。

由于他對電化學的巨大貢獻,人們用他的姓——“法拉第”,作為電量的單位;用他的姓的縮寫——“法拉”作為電容的單位。

相關文章
西双版纳彩票大奖